牙痛得整晚睡不著覺 這5個妙方 快速止痛效果看得見

2019-05-20 17:04:14 來源:網絡
瀏覽量:

    修復體的邊緣是修復體與預備體之間接觸界面唯一可與口腔環境發生連通的區域,邊緣密合度是衡量修復體臨床質量的重要指標之一。固定修復體的邊緣密合度是指修復體的邊緣與基牙預備體的密合程度,它不僅對修復體的固位和美觀產生極大的影響,還可防止粘接水門汀的溶解、繼發齲的產生,影響牙菌斑的附著和齦邊緣處牙周組織的健康。

    在國內外文獻中,以下幾種指標均可用于評價邊緣密合度:邊緣寬度(marginal gap)表示從修復體內表面到預備體邊緣的垂直距離;垂直邊緣差別(vertical marginal discrepancy)表示從修復體邊緣到預備體邊緣在平行于就位道方向上的距離;完全邊緣差別(absolute marginal discrepancy)表示從修復體邊緣到預備體邊緣洞面角的距離。另外,修復體頸部邊緣是修復體的應力集中區域,不同的邊緣設計由于在牙頸部的預備量不同,對修復體邊緣應力分布及整體強度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近年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修復體的要求更趨向于美觀與健康。全瓷材料因其具有與天然牙相似的色澤和半透明性,以及良好的生物相容性,而廣泛應用于臨床。肩臺及凹槽邊緣被廣泛應用于全瓷冠的牙體預備:凹槽邊緣(chamfer)牙體預備量小,但易形成無基釉邊緣;肩臺邊緣(shoulder)清晰明確,為修復體提供更多的修復空間。

    肩臺邊緣自金屬烤瓷修復體時代便開始在臨床上應用,獲得了良好的效果,但牙體磨切量相對較大,與微創修復的理念存在一定沖突。凹槽邊緣理論上可少磨除牙體組織,但其對修復體邊緣密合度和強度的影響還存在爭議。因此,本文通過比較肩臺、凹槽這兩種邊緣設計對全瓷冠邊緣密合度和強度的影響,為臨床合理選擇全瓷冠的邊緣形態提供理論依據。

    1.邊緣設計對全瓷冠邊緣密合度的影響

    Subasi等的研究使用體視顯微鏡直接測量粘接后的全冠邊緣寬度,實驗對象為兩種全瓷基底冠,分別由玻璃陶瓷(IPSe.max Press;Ivoclar Vivadent)和氧化鋯陶瓷(Zirkonzahn;Zirkonzahn)制作。結果顯示各組的平均邊緣寬度為:氧化鋯組凹槽邊緣為119.8±24.7μm,氧化鋯組肩臺邊緣112.6±22.9μm,玻璃陶瓷組凹槽邊緣105.2±21.3μm,玻璃陶瓷組肩臺邊緣98.5±26.0μm。經統計學分析,邊緣設計對這兩種全瓷材料所制作的修復體的邊緣密合度未產生顯著影響。Re等研究氧化鋯陶瓷基底冠(Lava;3M),在光學顯微鏡下直接測量修復體邊緣的垂直邊緣差別,結果顯示凹槽組的平均垂直邊緣差別為30±3μm,肩臺組的平均垂直邊緣差別為28±4μm,兩組數據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Souza等使用光學顯微鏡直接測量修復體邊緣的垂直邊緣差別,實驗對象為玻璃陶瓷全冠(IPSEmpressCAD;IvoclarVivadent),結果顯示:肩臺邊緣的垂直邊緣差別(28.2±11.4μm)顯著小于淺凹槽邊緣(99.9±18.3μm)和深凹槽邊緣(64.7±25.6μm)。Ji等的研究使用CAD/CAM加工制作的兩種氧化鋯陶瓷冠(PrettauZirconia,ZenostarZ Rtranslucent)以及一種玻璃陶瓷全冠(IPSe.maxPress)作為實驗對象,結果顯示,PrettauZirconia組中,肩臺組的完全邊緣差別(73.9±32.9μm)顯著大于凹槽組(37.8±37.1μm);IPSe.maxPress組中,肩臺組的完全邊緣差別(29.4±19.1μm)同樣顯著大于凹槽組(22.5±20.5μm),而在ZenostarZRtranslucent組中,肩臺組的完全邊緣差別(14.3±61.2μm)則顯著小于凹槽組(51.3±66.9μm)。學者們對于肩臺和凹槽邊緣對于全瓷冠邊緣密合度的影響的研究結果不盡相同,粘接水門汀的使用、實驗試樣設計、測量方法等是引起實驗結論差異的可能原因。

    1.1粘接水門汀的影響

    部分文獻僅單獨研究粘接前或粘接后的修復體邊緣密合度,然而粘接水門汀的厚度會對修復體邊緣密合度產生影響。Euán等的研究對比了粘接前后的修復體邊緣密合度,結果表明,粘接前后過程對修復體的邊緣密合度無顯著影響。但是,修復體粘接前的肩臺邊緣及凹槽邊緣的平均邊緣寬度(分別為55.1±12.6μm,74.1±8.5μm)要小于粘接后肩臺邊緣及凹槽邊緣(分別為59.8±11.3μm,77.0±7.6μm)。

    1.2實驗試樣的影響

    通常使用的實驗試樣為飾有飾瓷的全冠(Crown)或單層結構的基底冠(Coping),在基底冠基礎上增加的飾瓷厚度以及燒結飾瓷過程中溫度的變化等會影響到全瓷冠的邊緣密合度。Vojdani等的研究表明,基底冠的肩臺邊緣寬度顯著小于凹槽邊緣寬度(凹槽邊緣:49.9±3.6μm,肩臺邊緣:35.2±6.2μm),但在燒結上飾瓷的全冠上,兩種邊緣設計的邊緣寬度未表現出顯著差異(凹槽邊緣:68.2±13.8μm,肩臺邊緣:63.1±5.6μm)。

    1.3邊緣寬度測量方法的影響

    在研究邊緣設計對邊緣密合度影響的文獻中,部分文獻采用體視顯微鏡或光學顯微鏡或掃描電鏡直接測量邊緣密合度。Ji等的研究在修復體粘接于代型上后,從頰舌側和近遠中兩個方向將其切開,在光學顯微鏡和數碼相機的輔助下測量出所需要的實驗數據。Demir等使用微型CT技術測量修復體的邊緣寬度和完全邊緣差別,較之以往的研究方法,微型CT不僅具有無創性,并且因其高分辨率,使測量結果更為準確。由于其可測量任何角度和位置的2D和3D數據,因此,其得到的邊緣寬度和完全邊緣差別的數值更為可信,減少了因測量偏倚造成的誤差。

    綜上所述,粘接水門汀、實驗試樣、測量方法都會對全瓷修復體邊緣密合度產生影響,使用微型CT評價粘接前后的全瓷修復體邊緣密合度是目前較理想的選擇。Demir等將60顆人下頜前磨牙分為兩組分別預備為肩臺邊緣和凹槽邊緣,使用三種全瓷材料作為實驗對象,分別為長石質陶瓷、氧化鋁陶瓷和玻璃陶瓷,在粘接前、粘接后以及熱循環處理后分別使用微型CT技術測量每個實驗試樣的頰舌、近遠中邊緣處共80個矢狀、冠狀方向的數據,最后得出平均邊緣寬度和完全邊緣差別數據。實驗結果顯示:三種陶瓷的邊緣密合度數據均在臨床可接受范圍內,但粘接后的平均邊緣寬度和完全邊緣差別顯著高于粘接之前。因此基于現有證據可得出以下結論:凹槽、肩臺兩種邊緣設計所達到的邊緣密合度無差別且均在臨床可接受范圍內。

    2.邊緣設計對全瓷冠強度的影響

    Jalali等報道,將24顆人類下頜前磨牙隨機分成兩組:對照組預備肩臺邊緣,實驗組頰側預備肩臺邊緣,鄰、舌面預備凹槽邊緣,使用CAD/CAM加工制作氧化鋯陶瓷全冠(Cercon;Dentsply Sirona),粘接完成后使用萬能試驗機測試全冠破壞強度。通過比較兩組的平均破壞強度后發現,兩組之間沒有統計學顯著性差異(對照組:830.3±135.5N,實驗組775.7±125.6N;P=0.40)。Jalalian等選擇玻璃滲透陶瓷(Inceram;VitaZahnfabrik)作為實驗對象,將上頜前磨牙分別預備成凹槽邊緣及肩臺邊緣,加工制作平均厚度為0.5mm的玻璃滲透陶瓷基底冠,結果顯示各組的平均破壞載荷如下:凹槽組610.2±58.8N,肩臺組502.7±105.8N。研究結果表明凹槽邊緣修復體的破壞載荷顯著高于肩臺邊緣修復體。

    顧靜怡等的研究得出的結論同以上研究一致。與以上結論不同,Di等研究氧化鋁陶瓷基底冠(Procera;Nobel Biocare),分別制作凹槽邊緣以及肩臺邊緣的黃銅代型,將燒結完成后的氧化鋁陶瓷基底冠粘接于各個代型上,進行24h的循環載荷測試。結果顯示,肩臺邊緣設計的基底冠平均破壞載荷為643.9±32.9N,凹槽邊緣則為406.1±67.3N,肩臺邊緣設計的修復體擁有較高的破壞載荷。由于條件所限,目前關于邊緣設計對全瓷冠邊緣強度影響的研究多為體外研究,研究結果同樣會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包括實驗試樣設計、代型材料等。

    2.1實驗試樣的影響

    實驗試樣選擇基底冠或者飾有飾瓷的全冠會對研究結果產生明顯的影響。由于飾瓷本身厚度、強度的影響,以及高溫燒結后冷卻過程中形成的殘余應力等,使全冠與基底冠的破壞強度會出現較大差異。另外不同的全瓷材料由于其強度差別較大,如氧化鋯陶瓷的強度顯著大于玻璃陶瓷和氧化鋁陶瓷,在設計不同的邊緣時,同樣會對全瓷冠的整體強度產生不同的影響。

    2.2實驗代型材料的影響

    根據Yucel等的研究,代型材料的彈性模量會對修復體的破壞強度產生顯著影響。在現有的研究中,被用做代型材料的包括離體牙、丙烯酸樹脂牙、金屬代型牙等。Miura等對比黃銅代型和天然牙代型,研究結果顯示,黃銅代型材料因其硬度及彈性模量較牙體組織大,在受力時更易形成應力集中區域。以上研究中選擇不同的代型材料,會導致對全瓷冠強度的研究結果的差異性,離體牙或低彈性模量的材料是實驗研究的理想代型材料。

    邊緣設計對全瓷冠邊緣強度影響的研究結果同樣也會受多種因素影響。基于針對目前最常用的玻璃陶瓷材料和氧化鋯陶瓷材料作為實驗對象的結果顯示:凹槽邊緣修復體的破壞載荷顯著高于肩臺邊緣修復體。并且,肩臺、凹槽這兩種邊緣設計所達到的全瓷冠強度,均在臨床可接受范圍內。

    3.結語

    傳統的全瓷牙牙體預備要求軸面提供1mm到1.5mm的修復空間,咬合面提供1.5-2mm的修復空間,牙頸部形成1.2mm的肩臺,大量的牙體硬組織喪失使剩余牙體硬組織過少,同樣會對最終修復體的強度及遠期臨床效果產生影響。Borelli等的研究顯示,采用肩臺邊緣預備后,基牙的剩余牙體組織量顯著小于凹槽邊緣預備的基牙,凹槽邊緣相對于肩臺邊緣預備量更為保守,并且隨著材料學的發展,全瓷材料的強度及粘接技術的提高,全瓷材料作為全冠修復體的遠期效果更為可信,預備量較為保守的凹槽邊緣可作為臨床進行全瓷冠預備的推薦邊緣設計。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凹槽邊緣的預備較容易出現無基釉邊緣,對修復的遠期效果產生很大影響,為避免無基釉邊緣產生,應在預備過程中保證邊緣寬度不超過車針的半徑。另外,在臨床應用中,無論選擇何種邊緣類型,均應形成圓鈍的內線角,以減小應力集中。Etman等研究采用凹槽邊緣預備基牙,對制作完成后的玻璃陶瓷全冠進行三年的隨訪,研究結果表明修復成功率達到96.6%。Sorensen等研究采用肩臺邊緣預備基牙,對制作完成后的玻璃陶瓷全冠進行三年的隨訪,研究結果表明修復成功率達到99.0%。盡管有報道的研究中使用兩種邊緣設計所達到的修復體成功率均取得較為滿意的臨床效果,但仍然缺乏系統研究對比兩種邊緣設計是否對修復體成功率產生影響。因此,亟待更多的研究尤其是臨床研究來明確邊緣設計對修復體成功率的影響。

幸运彩票手机安卓版app